开元欢乐30秒-开元欢乐30秒

招商银行股票最新消息 600036股票新闻 2019年01月02日

发布时间:2019-01-02 23:17:54 来源:网络点击 :

招商银行股票最新消息、新闻。招商银行600036动态,招商银行消息。招商银行怎么样招商银行最新发生了哪些大事。

以下【招商银行600036】股票最新消息及信息仅供专业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本文信息来源于平安证券APP。获取【招商银行600036】股票最新信息,请下载平安证券APP。
如果还没有开通平安证券股票账户,可以点击以下链接开通。

【1 】顺丰申请财产保全背后:不断被告的ofo 还有多少腾挪空间

发布日期:2019-01-02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三条信息将顺丰与ofo的纠纷公之于众。

  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2018年10月,顺丰向法院申请分别冻结ofo的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在天津和北京两地银行内的存款1375万元。

  裁判文书网还公布了一份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顺丰因ofo拖欠运输服务费1368.9万元,特向法院提起诉讼。有意思的是,被告东峡大通却拒不到庭,依法缺席审理。

  这不是ofo第一次缺席被告席。此前的2018年9月13日,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将东峡大通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开庭审理时,作为被告方ofo并没有露面,法院依法缺席审理。

  可见的是,随着不断有供应商将ofo告上法庭,2018年10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陈正江已经替代ofo创始人戴威,成为东峡大通的法定代表人。

  2018年11月14日,戴威现身ofo全员大会时透露,因为供应商债转股,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戴威还提到了降本增效,称觉得降本增效做晚了,应该今年(2018年)年初就做。“当时觉得后面情况不会这么糟,还是对自己有信心,所以没有在人员等方面做太多变动。”

  2018年12月18日晚,ofo的在线排队退押金人数突破千万,按照ofo押金为99元或199元计算,退押金总额在10亿-20亿元。

  2018年12月19日,戴威发布全员信称,由于从去年(2017年)底到今年(2018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2018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戴威在全员信中说。

顺丰将ofo告上法庭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2018年10月,因运输合同纠纷,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的存款1375.06万元,以及在中信银行北京海淀支行所设账户的存款1375.06万元。法院裁定,冻结东峡大通在上述两个银行所设账户的存款。

  企查查显示,顺丰控股间接通过深圳顺路物流有限公司持有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

  与此同时,裁判文书网还公布了一份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顺丰因ofo拖欠运输服务费1368.9万元,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

  1、被告支付款项1368.9万元;2、被告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61600元(逾期付款违约金自2018年9月1日暂计至2018年9月15日,应计算至被告实际支付为止);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

  判决书指出,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麦育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东峡大通却拒不到庭,依法缺席审理。此案现已审理终结,该民事判决书的落款日期为2018年11月28日。法院判决,被告东峡大通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支付运输费人民币1368.9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

  实际上,顺丰与ofo也有过一段“蜜月期”。2017年4月,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表示,ofo将与类似顺丰这样的快递公司合作整治私藏车的问题。顺丰控股2017年半年报也曾披露与ofo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为其提供小黄车整车、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等。

ofo还陷入多起诉讼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下半年以来ofo还陷入多起诉讼。

  近日公开披露的裁判文书显示,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合同纠纷案于2018年8月15日下发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方面支付嘉里大通服务费811.19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8.6万元;2018年9月初,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东峡大通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2018年8月底,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 6815.11万元;在此之前,ofo还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遭到武汉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起诉,根据2018年7月24日做出的裁判显示,法院冻结了东峡大通在北京某银行的112.9万元存款,冻结期限为1年。

  与供应商的矛盾越演越烈背后,是ofo的经营情况不断恶化。

  从2018年10月底开始,ofo退押的周期由最初的秒退,延长至0-15个工作日。在ofo的官方微博下面,声讨“退押金”的留言也越来越多,少则几百条,多则数千条。

  2018年11月底,有用户发现,在ofo申请退押金时,被系统提示称,可将押金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

  从2018年11月中旬开始,又先后传出ofo在郑州、杭州、南京的办公室都已“人去楼空”。ofo方面称,这些办公室于两三个月前就已搬空,目前员工在新的办公地点办公。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最早传出ofo人去楼空是在2018年9月底,当时有报道称,ofo在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内的办公地点已经搬空。对此,ofo方面解释称,是因为10层和11层租期到了,搬到了其他楼层。此后,ofo又于2018年11月将总部搬到了步行距离15分钟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可查资料显示,从2018年7月开始,ofo已经从印度、以色列、中东、澳大利亚、德国、美国、西班牙、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撤出或暂停业务。

  2018年10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陈正江已经替代ofo创始人戴威,成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系ofo小黄车的中国区运营主体。

  对于这一调整,ofo解释称,此举是为简化办公流程、提升工作效率。ofo强调,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不存在某些媒体所解读的“让位”一说。

戴威: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创立于2015年的ofo有过近十轮融资,股东阵容豪华,囊括了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滴滴、中信、DST、弘毅、Coatue、小米顺为等知名企业和投资机构,是近年来国内最耀眼的明星创业公司之一。

  但进入2017年底,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的降温以及与摩拜合并无望, ofo的融资一度停滞。

  2018年1月12日,有网络媒体报道称,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人民币,若按照ofo每月4亿-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对此,ofo方面回应称,ofo订单量稳定,资金流非常健康,报道中所谓订单量下滑、资金紧张的说法,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谣言。

  2018年3月13日,ofo终于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但澎湃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该轮融资事实上只有阿里系有资本进入。另据报道称,该笔融资总额不超过3亿美元。

  2018年4月4日,美团创始人王兴以一封内部信,正式宣布了对摩拜收购战的完结。

  这让ofo陷入被动,错过与摩拜的合并,ofo是被滴滴或者阿里收购还是继续保持独立发展?

  2018年4月24日,有报道称,滴滴正在推进收购ofo的谈判。另有消息人士透露,“如果一切如滴滴所愿,收购消息将在6月前后官宣。”

  对此,ofo方面回应称,该消息并不属实,“ofo将在众多投资方支持下,保持长期独立发展。”

  此后,关于ofo的负面新闻几乎每半个月就会传一次。

  “公司还能撑多久?”这是连ofo自己员工也没底的问题。

  2018年11月14日,戴威现身ofo全员大会时透露,因为供应商债转股,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戴威还提到了降本增效。“他说他比较后悔,觉得降本增效做晚了,应该今年(2018年)年初就做,当时觉得后面情况不会这么糟,还是对自己有信心,所以没有在人员等方面做太多变动。”一位现场的员工回忆,戴威说现在反过来复盘,如果那时候进行降本增效,如今情况或许会更好一些。

  2018年12月18日晚,ofo的在线排队退押金人数突破千万,按照ofo押金为99元或199元计算,退押金总额在10亿-20亿元。

  2018年12月19日,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称,由于从去年(2017年)底到今年(2018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2018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戴威在全员信中说。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2 】今日头条母公司有意收购锤子部分专利 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

发布日期:2019-01-02

  风雨飘摇中的国产手机品牌锤子科技,又传出了新的疑似接盘方——今日头条。

  1月2日,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方面回应澎湃新闻记者称,有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的计划,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

  根据公开信息统计,锤子科技此前已通过8轮融资,累计获得资金超过17亿元。然而2018年以来,锤子科技却接连曝出出货困难和资金紧张的消息。

  2018年8月,锤子的坚果R1曾遭遇产能瓶颈延迟发货。11月6日,锤子科技发布畅呼吸智能落地式加湿器,并预计11月25日开始发货,然而部分消费者并没有在发货日等到加湿器的发货通知,取而代之的是延迟发货至2019年1月的短信。

  2018年11月,锤子科技被酷派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称锤子科技拖欠货款,金额达四五百万元。罗永浩也在微博上证实,确与宇龙存在合同关系。

  12月26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京0115财保305号显示,由于奥音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申请,法院裁定冻结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在招商银行北京X**支行账户内的存款人民币450万元整。12月27日,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又有一则股权冻结信息,冻结期限自 2018年12月17日至 2020年12月16日,具体冻结股权数额未显示。

  除此之外,关于锤子科技公司解散、裁员的传闻也不断出现。

  2018年10月15日,有微博用户发布消息称,锤子科技解散成都分公司。随后,锤子科技发表声明回应称,是为了加强研发实力,对北京、深圳和成都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公司成都总部的职能依然保持不变。

  11月,有报道称,锤子科技正在进行全公司的裁员,涉及60%的员工。11月13日,罗永浩在微博对此回应称,“这是创业六年来见过最失实的报道”。

  锤子科技成立于2012年5月,是一家以制造移动互联网终端设备为主的公司,目前主要办公地点分布在成都、北京、深圳和上海。截至 2017年底,锤子科技旗下已拥有包括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锤子软件(北京)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畅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子公司。产品线已经从手机扩展至空气净化机、箱包等。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3 】今日头条意向收购锤子科技 三方同时洽购

发布日期:2019-01-02

  有消息传今日头条或将收购锤子科技,不过据锤子科技相关投资人向钛媒体透露,关于此事锤子科技股东还未做出统一决议。

  对此,今日头条回应钛媒体称,有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的计划,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

  据钛媒体了解,意向收购锤子科技共三家公司,其一为今日头条;其二为360;还有便是罗永浩旧友刘江峰。刘江峰本人是手机行业资深老兵,此后创立优点科技,发力智能硬件行业。

  钛媒体就此事采访刘江峰,刘称之前洽谈过,不过没搞定。

【相关报道】

罗永浩穷途末路 锤子科技遭“冻结”

  锤子科技似乎真的走到了穷途末路。12月27日,该公司再度陷入司法困境,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的股权被冻结,子公司450万元存款被冻结。2018年以来,锤子科技一直在挣扎中生存,在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工资拖欠、供货不足、外债未清,都成为这家“情怀”企业身上沉重的枷锁。抛开产品设计、市场营销这些因素,如果拿不到新的融资,锤子科技难保不会就此沉寂。

  财务争议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企查查发现,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页面有一则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为罗永浩,冻结期限自2018年12月17日至2020年12月16日,执行法院为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具体冻结股权数额未显示,工商系统网站也未显示具体数额。关于具体信息,记者联系到锤子科技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该负责人未回复。

  不过,天眼查信息显示,锤子科技的法人依然是罗永浩,认缴出资额为713.9535万元,认缴出资日期为2015年11月30日,持股比例为27.81%。目前,罗永浩名下有39家公司。

  同日,北京商报记者又从业内人士处拿到一份《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这份裁定书显示,锤子科技子公司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450万元存款被冻结。申请人奥音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有买卖合同纠纷,而奥音科技认为锤子有转移财产的企图,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经过北京大兴区人民法院审查,认为奥音科技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法规。因此,冻结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在招商银行的450万元存款。裁定书送达后立即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目前的法人已经不是罗永浩,而是温洪喜,也是之前罗永浩开办的“老罗英语”前同事。

  最近一个月,锤子科技旗下3家子公司相继发生了法人变更。12月5日,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进行了变更,罗永浩卸任法人;12月20日,深圳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也发生变更,法人依然是由温洪喜接替罗永浩;12月25日,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工商信息变更,法人代表同样由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

  问题重重

  关于锤子科技的现状,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坦言:“锤子具体情况不好说,但该公司经营差是事实,这也不是今年才有的事。去年就曝出锤子资金链短缺,但后来京东等在渠道上给了锤子很大支持,帮锤子销售了大量手机,让锤子撑到现在。”

  尽管今年锤子科技并没有中断对外界释放“安好”的信号,分别在成都、北京等地举办了多场发布会,但负面消息依然纷至沓来。

  11月,锤子科技的部分消费者收到加湿器延迟发货的通知。在11月6日的发布会上,锤子科技曾表示畅呼吸智能加湿器当天开启预售,并将于11月25日开始发货。但是网友随后等到的却是一条锤子科技官方发来的“致歉”短信,表示由于生产方面的原因,加湿器将推迟一个月发货,并按照超时赔付给消费者。12月10日,锤子科技官网在售手机均显示“到货通知”,疑硬件产品不足。对此,当时的客服人员回应:备用货卖完了,公司正常运营。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京东商城查看了锤子科技京东自营旗舰店,大部分手机产品都显示缺货,只有个别几款可以购买。

  此外,锤子科技还被曝拖欠工资。12月初,有网友爆料,在中国数码港的锤子科技办公楼下,有十多人拉起了“锤子科技,还我血汗钱”的标语。而锤子科技还余450万元“外债”未能付清。 就在上个月,锤子科技被酷派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称锤子科技拖欠货款,金额达四五百万元。罗永浩也在微博上证实,跟酷派旗下的宇龙有合作,而且也有协议以联合推广的形式抵押欠款,在和宇龙方面进行协商。

  对于锤子科技的近况,有媒体去成都的世茂大厦15楼采访,发现锤子的办公地址已经变成了某个税务部门的办公室。

  情怀已逝

  作为锤子科技的主力产品,锤子手机曾经辉煌一时。罗永浩甚至称要超越苹果手机,成为手机市场的新巨人。然而现实有些残酷,不但没有超越苹果,反而陷入了困境。

  有分析称,锤子进军手机业太迟了,已经错过了移动终端设备创业的最佳时期。对此,在今年举行的峰瑞资本CEO年会上,罗永浩也曾坦言:“如果你要问锤子过去五年半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我想应该是:我们进入了一个红海。而从大策略上讲,创业公司进入红海是非常不明智的。”北京商报记者也了解到,很多用户都反映锤子手机的使用体验比过去有所下降,不少忠实的粉丝已经改投其他品牌的阵营。

  为此,罗永浩不遗余力地寻找出路。今年4月,有传言称,360手机和锤子科技在洽谈合并事宜,但随后被周鸿祎否认;10月,又有消息称罗永浩到北京360总部密会了周鸿祎。此后的12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罗永浩还先后接触百度、华为、阿里等方面寻求接盘,但与前两者均未谈妥。

  对于锤子内部的详细情况,前两天曾有网友追问锤子科技的产品经理朱海舟,但朱海舟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表示“闷头做大事,闷声发大财,耐心等结果出来”。

  不过,据康钊所知:“去年从荣耀出走到锤子的一批高管已经走了不少,显然是这些高管对锤子失去了信心。”

  对于锤子的未来,产经观察家梁振鹏指出,锤子还是应该踏踏实实地做手机,专心研发真正能得到消费者青睐的技术和功能,而不是左顾右盼地搞多元化。康钊则表示,锤子科技如果不换股东不融资,是没有可能重新崛起的。“做手机要靠资金,不是靠嘴,更不是靠情怀。”

  如今,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寡头时代,市场份额几乎由少数几家手机品牌占据,锤子这类中小厂商崛起的机会渺茫。市场调研机构MobData研究院公布的2018年三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排名前五的品牌占据了80.5%的市场份额。

  “未来,手机市场会和电脑市场一样,只留下几家大品牌的企业,众多小企业可能都会被淘汰。”梁振鹏说。

相关报道>>>

罗永浩所持锤子科技股权被法院冻结 冻结期至后年年底

祸不单行!罗永浩持股被冻结 锤子450万存款也未幸免

锤子数码450万元存款被法院冻结 罗永浩已卸任法定代表人

(文章来源:钛媒体)

【4 】ofo“噩运”不断! 被顺丰起诉 1300万资金遭冻结

发布日期:2019-01-02

  日前,陷入资金危机的ofo小黄车又被揭“旧伤”,被顺丰起诉1300余万资金遭冻结。

  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信息显示,因运输合同纠纷,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冻结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75.06万元,同时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为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认为,顺丰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规定于2018年10月15日裁定冻结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75.06万元。

  2018年11月28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对顺丰与东峡大通运输合同纠纷作出一审判决。

  判决书显示,顺丰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东峡大通支付所拖欠运输服务费1368.90万元,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人民币6.16万元(逾期付款违约金自2018年9月1日暂计至2018年9月15日,应计算至被告实际支付为止)等。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顺丰支付运输费1368.90万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以人民币1368.90万元为计算基数,按日万分之三的标准从2018年9月1日起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顺丰控股2017年半年度报告显示,顺丰为ofo提供小黄车整车,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同时还承担了ofo逆向维修再投放的物流业务。在短短半年时间里承接了ofo 15个省,36个城市的小黄车综合物流业务。

  实际上,这不是ofo第一次被供应商起诉。

  据媒体2018年12月初报道,由于长期未获得资本输血,加上每月高额的运维成本,多家供应商将ofo告上法院。2018年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

  除此之外,ofo还涉及多起劳动合同纠纷。东峡大通在深圳、杭州、唐山等地的分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工商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而去年下半年集中爆发的退押难问题更是将ofo及其创始人戴维推上了风口浪尖。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显示,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对东峡大通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和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火车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戴威在2018年12月19日发布的公司内部信中表示,“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对于ofo押难问题,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2018年12月21日表示,正督促ofo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

(文章来源:中新经纬)

以上就是本文为您提供的招商银行股票最新消息,招商银行600036股票新闻。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获取最新诊断信息,请下载平安证券APP。https://zs.stock.pingan.com/。投资有风险、操作需谨慎!


扩展阅读:招商银行股票  招商银行上市时间  招商银行股票代码  深圳上市公司名单  深圳股票开户  福田上市公司名单  招商银行董事长  招商银行股票诊断  
猜你喜欢